筆趣閣 > 武之天晶輪回 > 第179章 解藥到手,計劃開始

第179章 解藥到手,計劃開始

  第179章解藥到手,計劃開始

  鹿杖客這臨死前的反撲,當真是威勢無匹,順著他擊出的雙掌,丈許之內,石木凍結,花草凋零,一股極寒的內力,澎湃席卷而出。

  范遙避無可避,也不能再避,若是他再避,四人合圍之勢必然會被開打一道缺口,讓鹿杖客有了逃脫之機。當即,他咬了咬牙,眼中閃過一縷決絕,就欲迎上,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,也要將鹿杖客攔下。

  然而,就在此時,一道人影驀地出現在了范遙的身前,雙手成爪,十指如鉤,陰陽二氣在他雙爪間流轉,化作一張陰陽圖錄,不帶一絲煙火氣地迎上鹿杖客的臨死反撲。

  “噗!”掌爪相交,澎湃的極寒內力,卻好似泥牛入海,完全激不起一朵浪花,被消弭于無形。

  “嘭嘭嘭!”幾乎就在同一時間,殷天正、楊逍和韋一笑各自的絕殺一擊,也落在的鹿杖客的身上。

  鹿杖客的背后暴起三朵血花,臉色蒼白的再無一絲血色,嘴角溢出絲絲血漬,眼中的神采也迅速暗淡下來,最終化為死一般的寂寥。

  “噗!”謝無忌體內氣血翻騰不休,口中鮮血忍不住噴灑而出,看起來也受了不輕的傷勢。鹿杖客那臨死反撲的一掌,又豈是那么容易接下的?

  “屬下多謝教主相救之恩。”范遙面露感激,深深一禮。

  謝無忌略一調息,將體內的內傷強行壓下,溫聲道:“范右使勿須客氣,都是自家兄弟,我自不會袖手旁觀。”

  “教主,你的傷勢?”殷天正忍不住出言詢問。

  “無妨,這點內傷,算不得什么。”謝無忌擺了擺手,示意自己無礙,又道:“先去看看,十香軟筋散的解藥是否在他們的身上。”

  “是。”范遙應了一聲,閃身從鹿杖客和鶴筆翁身上,搜出了十香軟筋散的毒藥和解藥。果如他所言,二者俱都無色無味,完全無從分辨。

  不過,這倒是難不住眾人,楊逍叫來一名五行旗的精英弟子,簡單嘗試一番,就已分清哪個是解藥。原來,解藥是在鶴筆翁的身上。

  待范遙將十香軟筋散的解藥貼身收好,君麟面色一肅,沉聲道:“事不宜遲,我們依計行事!諸位,萬安寺那邊就拜托你們了。”旋即,就和范遙一齊,先一步返回大都。

  夕陽最后一道陽光消失前,謝無忌和范遙無聲無息的潛回了萬安寺。二人俱都是輕功絕高之輩,萬安寺雖然戒備森嚴,但還攔不住他們。

  并且,即便算上來回趕路的時間,誅殺玄冥二老也通共未花費一個時辰,是以萬安寺內并沒有人發覺,在此期間范遙有過離開。

  簡單整理了一番,讓自己看起來更加自然,范遙在將謝無忌安頓好后,這才離開了他所居住的西廂。

  謝無忌之所以和范遙一齊回到萬安寺,只是必要的保險罷了。若是事有不協,又或是發生了什么意外,哪怕放棄斬首汝陽王察罕特穆爾的計劃,他也要將宋遠橋等人救出。

  通過把守森嚴的層層守衛,范遙走進了十三層寶塔。以他今時今日在汝陽王府的地位,自不會引起任何懷疑。更何況,他本就是此地看守六大門派高手的負責人之一。

  一刻不停地直奔關押宋遠橋等人所在的五層,范遙隨便找了個借口,便將此層的看守揮退。

  一間寬敞的禪堂內,正閉目靜坐的宋遠橋等人,聞聽范遙的走近,紛紛睜眼雙眼,目光平靜淡然,也有詫異和坦然。只道是,時隔多日,趙敏終于將主意打到他們的身上。

  這段日子以來,他們雖被關押在此間,失去了自由,也不知道外邊到底發生了什么,但還是從看守的只言片語中,推斷出趙敏的陰謀。

  以相邀六大門派眾高手比武為名,在威逼他們投降元蒙朝廷的同時,也在偷學六大門派的武功。只是,讓宋遠橋等人不解的是,為何過了這么長時間,趙敏卻始終沒有找上他們武當派?

  幸好,謝無忌的擔憂并沒有發生,即便和張無忌的糾葛沒有原著那般緊密,但趙敏仍是下意識的避開與他關系頗深的宋遠橋等人。而這中間的因由,又如何能讓宋遠橋等人猜得到……

  走近宋遠橋等人的身前,范遙從懷中取出一個小藥包,低聲道:“諸位,這是解藥,你們快點服下。待會聽到外面有聲音,就一齊沖殺出去。”

  宋遠橋等人卻并沒有立刻就接過解藥,而是面無表情地看著范遙。張松溪淡淡地問:“閣下何人?何以給我等解藥?”言語間,懷疑之意絲毫不加掩飾。

  范遙正色道:“在下是明教光明右使范遙,盜得解藥,特來相救諸位。稍后,我教會從外面發動攻擊,給諸位創造沖殺出去的時機。”

  宋遠橋等人俱是一陣沉默,雖見范遙言辭懇切,心中已信了幾分,但眼下他們都陷入敵手,也由不得他們不更謹慎一些,是以仍未第一時間接過解藥,考慮著這是否又是趙敏的什么陰謀。

  對此,范遙也并未感到奇怪,異地而處,他也會有同樣的反應,當即飛快地道出了,謝無忌所告知的,一些關于他還未下武當山時的隱秘。

  至此,宋遠橋等人再無懷疑,接過十香軟筋散的解藥,各自服下,開始運功調息,化開藥力,以期能夠盡快恢復功力。

  “八弟也來了?”俞蓮舟忍不住擔憂道:“此地守衛森嚴,又地處大都,你們強行解救我等,會不會有什么危險?若是事不可為,也不要勉強。相比于我們幾人,你們才是全天下漢人的希望。”

  范遙含笑回道:“此番,我們已有了全盤的計劃,只要救出諸位,就會立刻殺出大都,等元蒙朝廷反應過來,我們早已海闊憑魚躍,天高任鳥飛了。”而對于謝無忌的行動,他卻避重就輕,并沒有提及。并非是不相信宋遠橋等人,而是此事實在干系重大,少一個人知道,謝無忌就少一分危險。

  心思最為細膩的張松溪,卻是聽出了什么,但也并沒有點破,只是深深地看了范遙一眼。
pk10直播开奖赛车